×
我的
购物车 2
咨询嘟嘟
APP下载
返回顶部

信仰希望与爱-我们前行的力量

作者:Mike发布时间:2016/11/1 16:53:15

  从斯捷潘纳克特和Guest house老板一家人一起拼车,他们要去埃里温。

  沿途经过了一处新建的教堂,陪着她们进去溜达了一圈,阿姨给了我好几枝金黄色的香烛,让我点燃了拜一拜。她说信仰会让她更加平和,她比曾经更加虔诚,她曾经受病痛的折磨,如今她的病痛也好了很多。

  对于曾经潜入西什库天主教堂做过一次弥撒边上老信徒直到最后聊天之前都没识破我,对于进过伊玛目礼萨抚摸金色棺椁的我来说,我还是解释了一句:“我是信佛的!!!”

  但是我相信信仰的力量。无论是佛教,伊斯兰教,还是基督教。

  我在Noravank的路口下车,继续开始了我的搭车之旅。亚美尼亚是一个教堂的国度,绝大部分教堂分散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在高山上,在峡谷间,在小镇农庄里,像是客家土楼之于闽西,像是开平碉楼之于谭江两侧,像泰顺廊桥之于浙南的山水竹林间。要想领略教堂的风貌,只能将搭车进行到底。

  Noravank在峡谷尽头的半山腰上,和周边山脉的褐红色土石的颜色非常相近。教堂和下面的峡谷一样窄瘦,初看并不大气,但往往这样的地方更会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要去到中心教堂的二层必须试图爬上狭窄只容纳一人通过的悬梯。教堂直至今天有800多年的历史,内部的雕刻颇为唯美,基督教石刻,十字架浮现在教堂内部及四周的墙壁上,栩栩如生。

 在基督教正式庇护亚美尼亚这片土地之后的104年,公元405年,亚美尼亚人创制了属于自己的亚美尼亚字母,并把圣经翻译成亚美尼亚文。亚美尼亚字母的创造者是圣梅斯罗布。亚美尼亚签证上印制的教士就是圣梅斯罗布。

从Noravank继续一路搭车到Khor Virap深坑修道院。这座修道院是亚美尼亚仪式般神圣的象征,是亚美尼亚国家的名片之一。在这里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亚拉腊山,这座山海拔超过5000米,是一座终年白雪皑皑的雪山。但是看似极近的距离却不属于亚美尼亚人,而属于土耳其,是土耳其境内的最高峰,而这座山就是当年大洪水后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可以说这座圣山也是亚美尼亚人心中永远的伤痛。

  相传引导亚美尼亚皈依基督教的“启蒙者”圣贤圣格里高利,被亚美尼亚国王梯里达底三世投入这里的深坑,圣格里高利在这里被囚13年受尽煎熬,通过神的眷顾和一位妇女暗中接济存活了下来。一直等到国王冒犯神灵受天谴昏迷不醒之后,国王的妹妹才想起这位圣人,向他求援。后来圣人祈祷,国王恢复清醒,痛改前非,最终使亚美尼亚成为世界第一个基督教国家。

  说实话,悬空的阶梯我爬了上去,深坑旁的一个小侧室我也仰身钻了下去,唯有真正的深坑我不敢亵渎。光滑锃亮的金属栏杆,垂直没有一丝倾斜的坑道,四米多的下降,尾部倾斜的楼梯,只能让我在外围敬仰。我真的怕我内心的一丝不虔诚,让我失手,我选择了回避,我怕我的任何一丝失误毁掉我剩下的旅行。

  从深坑出来继续搭车向着埃里温前进。

  一辆当地人私用的公汽,把我带到了路口。一辆残破的苏联老拉达,我半靠在后座已经被拆掉的宽敞后排,能感觉到车皮随着轱辘颤动。

  热情的拉达车小伙子把我带到了阿塔沙特,那里有车去埃里温。 阿塔沙特是阿拉拉特州的首府,在亚美尼亚也只有十个州,但我起初以为这里是埃里温附近的一个镇,

  阿塔沙特离埃里温很近,这里有到埃里温的公共汽车。其实我有点后悔没有在主路上搭车,当时我就在想就好像京港澳高速一路狂奔,到了良乡在换成市内公交坐车进城,这时间能不长吗?

  坐了四十多分钟,我到了Davit Sasungi,其实就是埃里温的中央火车站。